南风熏熏 第二十九章 告白(光棍节特别篇)

小说:南风熏熏 作者:雍门月 更新时间:2019-11-11 23:21:36 源网站:平板电子书
  邱芬如此说,莫雯自是明白其中的道理,毕竟即使是为人处事如此圆滑的她,也被人黑过,可是社会就这样,好事无人知,坏事传千里。一件小事,被人添油加醋传出去之后,就相当有意思了。

  “夫人。”说话的,是管家。

  莫雯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执杯的手停在胸前,问道:“怎么了?”

  “老爷让您过去一下。”管家道。

  莫雯虽是疑惑,却也没有问什么,将茶杯放在旁边的桌上后,道:“好。”

  却说伊祁婉兮回到伊祁府,就听纪姨说伊祁蔓草今夜又要去参加什么酒会,问伊祁婉兮要不要去。

  伊祁婉兮没有听伊祁蔓草提起过这事儿,于是说了句不去,便去了书房。

  晚上伊祁蔓草去的酒会,单纯是年轻人们为了娱乐举办的,这样的酒会,其实很多,某天哪家少爷想起来了,就会邀一群朋友在家里或者找个奢华的场合举办一场酒会。

  这次举办酒会的,是上海市某高官的儿子,也是伊祁蔓草同班同学的哥哥。一般来讲,伊祁婉兮应该会被邀请到,可在纪姨说之前她不知道任何消息。

  夜,月明风清,豪华的独立别墅前被灯光照亮的草坪上,衣着华美的人形形**,个个看上去都甚是光鲜亮丽,黑夜因他们而显得高贵而华雅。

  伊祁蔓草站在放糕点的柜台前,看着人群里,像是在寻找着什么,良久,眼中闪现出欣喜,很快却收回了目光,眼中满是失望。

  让伊祁蔓草高兴又失望的,不是别人,正是司南。

  司南着一身绿色军装,灯光照在帽子上,使得他帽檐下的半张脸处于投影中。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人,而他眼前的人,是陈茹倾。

  陈茹倾脱下白色西式大衣,露出里面合身的浅蓝色无襟水滴领蝴蝶扣的有着精致滚边的七分袖丝绒旗袍,裙摆至膝盖上十五公分处,显出她身段的窈窕,一双白色中细跟鞋为她的优雅迷人更增了几分。明明是那样素雅的颜色,在她身上竟那般耀眼。浅蓝色真的很适合她,仿佛这样的颜色是为她而存在的一般。将她的气质衬托得恰到好处,优雅而不失灵动。

  陈茹倾问司南要不要一起去跳舞,司南说了句不会,陈茹倾微微嘟嘴,将手中的大衣递给司南,自己转身扎进了人群堆里。

  司南看着她的背影,依旧面无表情,转身往人少的地方走去。司南本想将陈茹倾的衣服放下,可看了一转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于是就将其搭在自己手臂上了。

  司南看见了个座位,想走过去坐着,迎面一个穿着日本军装的军官端了两杯酒走到他面前,将一杯酒递给他,用流利却带着浓厚日本口音的中国话说:“司二少爷,久仰大名。”

  司南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不记得见过眼前的人,可出于礼貌,还是伸手接过那人递过来的酒,却只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人。

  “司二少爷这是……”日本军官看一眼司南手臂上的白色女士西式大衣,带着礼貌的微笑看着司南。

  司南低头看一眼手臂上的大衣,抬眸迎上眼前日本军官带笑的目光,依旧面无表情,语气淡漠却算得上礼貌:“朋友的。”

  “虽然很不礼貌,可还是想冒昧问句,司二少爷还未婚娶吧?”日本军官问道。

  “嗯。”司南说着,别过头看向人群,一眼便看见人群中的陈茹倾。她像是在等他回头看她而等了很久般,见他看向自己,微笑着朝他轻一挑眉。司瑜莫名被她逗笑了,漠然的脸上突地显出了笑。陈茹倾见状,好看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也轻笑出声,然后像是达成目的般满足地转过头往边上走了去。故而对司南突然露出笑而觉得莫名其妙的日本军官朝司南目光的方向看去时并没有看见陈茹倾。

  “目前没有。”司南回过头看着日本军官,脸上的浅笑在一瞬消逝。

  日本军官明显一怔,然后问道:“那听您这话的意思,您是有心上人了?”

  司南闻言,沉默几秒,在脑海里迅速思考着,耳边满是音乐声和嘈杂的喧闹声,他微微斜眼看一眼陈茹倾,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嗯。”

  “嗦嘎。”日本军官微微低头思考着什么,然后抬头看着司南,“那真是遗憾。”然后举起杯,在空中微斜了一下,脸上依旧是礼貌的微笑,“不过还是很高兴认识你,祝福你。”语毕,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后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司南看着日本军官融入人群的背影,只觉得莫名其妙。直到他看见那个日本军官与一个穿和服的女子说了些什么,女子看向自己,神情带着惊讶与遗憾,司南才大概明白了。

  而后司南便坐到角落的椅上,抬眼,一眼便看见人群中的陈茹倾。她正与一名与她差不多身高的年轻男子随着乐声起舞,好看的脸上笑容灿烂。她转圈的时候回头,没有看见司南,故而不知道司南一直在注视着她。

  可旁边与朋友谈着话的伊祁蔓草是知道的。

  伊祁蔓草看着一直注视着陈茹倾的司南,只是暗自生气,看一眼人群中与别的男人跳舞的陈茹倾,伊祁蔓草越发生气了。

  伊祁蔓草不明白,为何陈茹倾这样的女子会被司南这样注视,也不明白为何司南对陈茹倾这般关注,甚至可以说是,宠爱。

  伊祁蔓草虽不懂事,可仅是凭直觉也能猜出其中一二来。司南与陈茹倾,绝不只是搭档那么简单。司南对自己和对陈茹倾的态度的差别,伊祁蔓草就知道了。

  其实伊祁蔓草的猜测是正确的,陈茹倾和司南,确实不只是搭档那么简单。

  “司家小少爷不懂风月,不会怜香惜玉”这样的话,最初便是从陈茹倾口中说出的。可她说这话时,并非出于什么私心,也绝非是抱怨。陈茹倾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真的觉得司南在感情这方面实在迟钝。

  不知是不是两人是搭档的原因,陈茹倾和司南很像。陈茹倾觉得司南迟钝,其实她自己也很迟钝。和司南在一起许多年,直到伊祁蔓草出现,有人对她指点一二后她才明白,原来自己之所以不喜欢伊祁蔓草离司南那么近,是因为自己对司南有占有欲。而那占有欲的来源,便是自己对司南的喜欢。

  其实她二人在一起,大概除了伊祁蔓草是不会有人反对的,就算想反对也不敢反对。可二人一直是搭档,就算陈茹倾知道自己对司南为何会有占有欲,她也不选择告诉司南。也许是作为女孩子的害羞与矜持吧,也许是不自信吧。

  可伊祁蔓草与司南的接触到底并不算多,且一直是她主动,她自是不清楚司南的想法,也不清楚司南与陈茹倾之间是怎么回事。

  最初接触司南时,伊祁蔓草不知道他身边有个陈茹倾,只知道他是不知风月,不懂怜香惜玉的司家小少爷。所以后来突然发现陈茹倾的存在,便觉得是陈茹倾插入了她与司南之间。而那个伊祁蔓草以为后来的存在,竟使一向冷漠的司南那般在意。

  后来伊祁蔓草知道陈茹倾是司南的搭档,可她还是告诉自己,他们只是搭档而已,因为司南对陈茹倾很好,对自己其实也不错。伊祁蔓草觉得,司南一定是喜欢自己的,是与陈茹倾不一样的那种喜欢。伊祁蔓草以为,司南对陈茹倾只是有搭档之间的感情,只是朋友,对自己才是朋友以外的感情。

  可后来,司南的作为使她越来越清楚,她错了。司南对自己只有朋友之间的感情,对陈茹倾才是朋友以外的感情。可不管是逞强还是任性都使得伊祁蔓草不愿接受,故而一再欺骗自己。

  司南没有亲口说,自己就还有机会。伊祁蔓草是这样想的。她一直在等,虽然她也不知道坚持下去有什么意义,也许她的心早已死了,就只是在等司南亲口告诉她,让她放下执念罢。

  夜渐渐深了,世界慢慢安静,人群散去,空气仿佛都更冷了。

  司南起身,看着向自己走近的陈茹倾,将自己一直抱着的她的衣服递给她。陈茹倾接过,浅笑着对他说了声“谢谢”。

  司南看着陈茹倾由于太热而发红的脸有些出神,见她从自己面前走过,司南才回过神,起步跟在她身后。

  与主人道别后,司南与陈茹倾并肩走到停车处,他二人出来得比较晚,停车处不过还有两三辆车。陈茹倾正想上车,被司南一把拉住。陈茹倾回头看着司南,月光倾泻,他的脸隐在他军帽的阴影中。陈茹倾问道:“怎么了?”

  “刚刚有个人问我……”司南松开陈茹倾,话说了一半又停住了,惹得陈茹倾一阵懵。

  “嗯?”感觉司南有些奇怪,陈茹倾以为他不开心了,于是脸上又浮现出了笑,二人对视几秒,司南依旧没有说话,陈茹倾又问,“问你什么了?”

  “问我是否婚娶。”司南道。月色下他的眼中看不出喜悲,只觉得声音如夜风般温柔。

  “怎么?”陈茹倾却玩笑般问道,“你是被嘲笑这么大年龄还不成婚了?”

  “那倒不是。”司南被陈茹倾突然的调侃搞得有些手足无措,移开目光躲开陈茹倾带笑的眼光,“他问我是否有心上人了。”

  闻言,陈茹倾的心猛地一颤,却表现淡定,依旧用玩笑的口吻道:“你告诉他你有心上人了?”

  司南不知陈茹倾是开玩笑,还疑惑她怎么知道,却只答:“嗯。”

  “哦?”陈茹倾看着目光有些闪躲的司南,心中虽有些不爽,却还是表现出兴趣,将脸凑近他,依旧是半开玩笑的口吻,“不会是我吧?”

  司南看着陈茹倾,却是吓了一跳,也忘了慌张,只问:“你怎么知道?”

  听司南这样说,陈茹倾的第一反应是他在开玩笑,可看他认真的神情,又觉得他不像是开玩笑。感觉气氛有丝不对劲,陈茹倾觉得这个话题不该继续下去,于是想着转移话题。可司南的神情实在认真,让想开玩笑的陈茹倾不知道该开什么样的玩笑。

  晚风拂过,陈茹倾双手微微抱了抱自己,搓了搓手臂,道:“好冷啊。”

  “陈茹倾。”司南唤了她。

  陈茹倾吓了一跳,司南很少这样叫她的名字。可是陈茹倾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又不想氛围这么尴尬,于是语气轻快道:“诶。”

  陈茹倾看上去和往常没两样的表现使司南有些怀疑自我,想说什么,陈茹倾却忽地正经起来,看着司南,语气柔和也带着疑惑:“你不是开玩笑?”

  “不是。”司南觉得自己应该没有怎么与她开过玩笑,于是不禁又有些怀疑自我。他想,难道他看上去像是在开玩笑?

  陈茹倾闻言,又沉默了几秒,在司南张嘴想说什么的时候,听见陈茹倾欢快的声音:“所以你是喜欢我咯?”

  司南怔了一秒,答道:“嗯。”司南依旧面无表情,看上去淡定不已,其实心里情绪甚是复杂,司南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有担心,也有莫名其妙的恐惧。

  “嘛,你说出来会怎样嘛。”陈茹倾说着,将怀里抱着的外套穿到身上,“你好歹是男生,你不先说喜欢我,我要怎么说我也喜欢你?难道要女生先开口吗?”

  “诶?”司南被陈茹倾的话语整得有点儿迷,许是太高兴,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司南迟迟不说话,陈茹倾微微撇了一下嘴,双手自然放进了衣服口袋里,转身想上车,语气有些不悦:“算了,果然迟钝。”

  陈茹倾的手刚靠近车门,听见司南有的声音:“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听司南的声音,有些底气不足,应该是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说出了这话。可是……

  可是他说出来就好了啊。

  陈茹倾的脸上在一瞬满溢喜悦的笑暗自窃喜,很快却收了笑,转身神色严肃地看着神情有些紧张的司南,良久,见司南的眉越锁越深,才噗嗤笑出声,将右手从衣袋里拿出来,抬手舒开司南的眉,道:“好。”

  月色温柔,晚风微凉,她的声音欢快,带着喜悦,使得这夜晚的空气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爱阅读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南风熏熏,南风熏熏最新章节,南风熏熏 平板电子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